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媲美剑桥,南诏王曾把宫殿建在这里!大理这个宝藏古镇你来过吗

2022-09-14 08:19:02 779

摘要:“喜洲镇却是个奇迹,想不起在国内什么偏僻的地方,见过这么体面的市镇,远远地就看见几所楼房,孤立在镇外,看样子必是一所大学校。”——老舍先生《滇行短记》在大理的西北一隅,有一座南诏古城留下来千年古镇,东临洱海,西枕苍山,古镇静谧庄重,又不失轻...

“喜洲镇却是个奇迹,想不起在国内什么偏僻的地方,见过这么体面的市镇,远远地就看见几所楼房,孤立在镇外,看样子必是一所大学校。”

——老舍先生《滇行短记》

在大理的西北一隅,有一座南诏古城留下来千年古镇,东临洱海,西枕苍山,古镇静谧庄重,又不失轻巧灵透,老舍笔下的奇迹之地——喜洲古镇。

来进喜洲,街旁到处流着的活水,一出门便可以洗衣服,难得的是街道很整洁,商店也很多,还有图书馆……最意外的是有像王宫似的深宅大院,都是雕梁画栋,有许多祠堂,也都金碧辉煌,饱经岁月洗礼的门楼,刚柔并济的书法石刻等等,都别具特色。“我想不到,在国内这么偏僻的地方,见过这么体面的市镇,进到镇里仿佛是到了英国的剑桥 ”,老舍先生初次到喜洲时,对四方街的赞美溢表于言辞。

睑,又作赕、睒,十睑,为唐代南诏地方行政区划名。喜洲古镇,隶属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,位于大理古城以北18公里处,隋唐时期称“大厘城”,距今有一千多年的历史,是古城都中,留存下来的古城之一,是南诏时期“十睑之一”。

喜洲是大理文化的发祥地之一。早在汉晋时期,喜洲是益州郡叶榆县治所在地,而在六诏与河蛮并存时,彻底白族聚居之地,大理河蛮的城邑,隋史万岁曾驻兵于此,因而称“史城”或“史赕”。

唐时南诏王筑宫殿于此,时称大厘城,为南诏大理国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之一,城池建筑的宏伟,仅次于太和城和羊苴咩城,军事上北防吐蕃,当时已时“邑居人户尤众”,是佛教和商业贸易的重镇。清代至民国,资本主义商业在喜洲萌芽发展,以严、董、尹、杨四大民族资本家为代表的喜洲工商业闻名三迤,喜洲成为了滇西商业贸易中心和云南著名侨乡。

商业兴盛,手工业发达,促进了喜洲成为滇西商业重镇,这里的“河赕贾客”,经商足迹远涉骠国等东南亚一代。孕育出了一批喜洲商帮,虽不足以同晋商、徽商等相提并论,但在西南地区,它仍是一支举足轻重的商业力量,在清代后期,喜洲帮就和腾冲帮、鹤庆帮并称为"滇西三大商帮",名扬茶马古道。

喜洲是重要的白族聚居的城镇,这里有着保存最多、最好的白族民居建筑群。

或许中国人对于“落叶归根”这份信念,都有天然坚守责任,许多外出发迹的喜洲人回到家乡,兴建家族宅院,光耀门楣,延续香火。著名的赵家院、严家院、杨家院、董家院都是在清末及民国时期修建,而喜洲商人走南闯北,因此不少宅院在典型的白族民居的基础上,糅合了众多异国元素。

规模宏大的喜洲白族民居建筑群,是千年古镇的象征,三坊一照壁,四合五天井,一进几院,院内有院,亭台楼阁,雕梁画栋,斗拱飞檐,雕花门窗,显得静谧又庄重。

杨家大院是清代初期的建筑,是典型的“三坊一照壁”、“四合五天井”的白族庭院建筑。当地人称之为为“三房一照壁”、“四合五天井”。整个院落的建筑是斗拱重叠,翘角飞檐,门楼、照壁、院墙等彩绘装饰绚丽多姿,整座建筑既有西方园林的庄严,又有中国庭院的玲珑,以精见长,以少胜多。

高超的建筑艺,科学合理的布局,融中原文化、白族文化、西洋文化为一体,不仅是中国少数民族民居建筑中的瑰宝,也是云南民居建筑的典型代表。

喜洲的烟火气,是小镇中丰富而充盈起来的生活的气息。在喜洲,随处可见粑粑摊,粑粑又名破酥,是大理城乡的一种风味小吃,以喜洲白族传统粑粑最为有名。小麦粉是喜洲粑粑的主要原料,发面相当讲究,要加适量上碱,揉透,再用精油分层,撒上葱花、花椒、食盐为咸味;加火腿、肉丁、油渣、红糖包心为甜味。做成圆形小饼后,一次6个,咸甜各半,整齐地摆在一块圆形砧板上,再用油刷在饼子朝上的一面刷上一层香油,然后放入油锅中烘烤。

无论甜、咸,制时皆用上下两层炭火,将锅内油炕着的粑粑慢慢烤黄,烤香直至烤酥。大约十分钟后,一锅黄灿灿、香喷喷、又酥又脆的“破酥”出锅了。刚出锅的喜洲粑粑香酥可口,且层次分明,宛若苍山十九峰十八洞,美色可餐,深受人喜爱。

走过喜洲镇的大街小巷,还有一抹奇特斑斓的艺术色彩--扎染。

扎染布,古称“绞缬”,主产周城、起源于南诏。用纯白棉布、丝绸等为坯布,将图案呈不连续点状印在布上,手工按点扎缝成结,以人工栽培的蓝靛作染料,浸泡冷染多次,漂洗,碾平整形,即成蓝底白花的各种图案,如此工艺,染出来的布料,最大的特点就是有色晕,机械化印染无法实现。

西南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在这里交汇、喜洲商帮在这里崛起,一代代白族人生活于此,一栋栋白族民居白族文化在这里发芽壮大,历经风雨,如今的喜洲愈发彰显其生命力,给世人留下丰富的文化遗产,如同一个活着的“白族博物馆”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